黄文军《再见了,貘人》Goodbye Tapirman

看着他满脸是血的样子,我只得将变形外套切换回白大褂的样子,扶他坐下,一边帮他处理伤口,一边用责怪小孩子的语气说:“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病人依旧在不停地做梦,做一个又一个的预知梦。
  他梦见英国的一座公园里,那株培育了整整五十年的彩虹草,终于开出了第一朵七色花,一共有七片花瓣,赤橙黄绿青蓝紫,每一片的颜色都不同,好看极了。只不过,对着它喊“呼啦呼啦”,并不能帮人实现心愿。
  他梦见木星上,那个能装得下三个地球的大红斑,终于消失了。但是,木星上又出现了两个和地球一般大小的红斑,仿佛两只诡异的眼睛,默默地注视着地球。
  他梦见北美的森林里,那株世界上最为高大的树,在风中晃了几晃,好似一個垂暮的巨人,倒了下来……
  他梦见一根西瓜藤变成了西瓜树,一摇,西瓜树就落下西瓜来。
  病人的梦境干奇百怪,却不停地成为现实。
“我刚才也呼吸困难了,一呼吸苦难,就困了,一困,就睡着了,就做梦了,我真的梦见这些恐怖分子都变成了恐怖原子。”
  “啥叫恐怖原子?”
  “大概就是,这些人心中的恐怖念头,都化作原子般大小,消失不见了,他们变成好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