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为裳《给丑丑一个萤火虫的天堂》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床头桌上放了一张小纸条,是她歪歪斜斜的字:我从没觉得你长得丑。就是丑又怎么样?丑丑,你永远都是我的公主。我的眼睛有点湿。我不知道那样不爱讲话的她会写出这么煽情的句子来。我不知道其实她什么都明白。
傍晚的阳光照进简陋的家,老爸的脸上一脸幸福的光芒。
是的,他爱她,写在脸上,刻在心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