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fume Salon | 香水沙龙

因为信任我的鼻子,朋友给我寄了一堆沙龙香的小样:都是她穿行于各国期间搜罗藏品的分装。说是小样,其实和之她之前在网上买来让我试的分量比起来——哪里小!贵妇如同社会生活的消费洪流,我拦得住吗?拦不住,只能躺平享受。
想来这种机会也蛮难得:想不起来是怎么信步由缰地步上她这条孤狼般的香水收藏之路的了。姑且把我们每天以对话形式做一个闲聊整理出来,聊作纪念。
为方便查看更新,按逆序排列。

Buly《SAINT JOSEPH THE CARPENTER》木匠圣约瑟

香氛師 Sidonie Lancesseur
(信息和图片来源:BULY HK官方网站)

LIAR:圣约瑟这——在我以为自己已成为花香小少女的时候,它又让我回归了挚爱木调子的原点!我就仿佛抱了块木头,内心安宁又满足。
Nightmare贵妇:是不是,木匠很好闻的。
LIAR:我觉得你买香水的品位很好耶!几乎每一款我都很喜欢。而且都是适合在不同的场合下使用的。
Nightmare贵妇:我今天也用木匠。
(次日)
LIAR:木匠让我做了个好古典的梦……
Nightmare贵妇:什么梦?
LIAR:梦见自己是个和尚跟一帮师兄师弟在修桥……就差出现个鲁班了。我们还用木桶做了个自行车一样的玩意儿,骑在上面跑得可快了,大家特别欢脱,然后说这回工作做完了,没准寺里就给我们配手机就能上网了(太穿越了)。
Nightmare贵妇:你今天用啥。
LIAR:我也打算继续化身木头,好开心:有一种自己是可造之材的快乐~其实这是男香吧——但管他的。昨天我还买了一本书,《扶桑和若木》。
Nightmare贵妇:(已经接不住)
LIAR:(sorry ,太high。)


Jo Malone《Wild Bluebell》蓝色风铃草

LIAR:蓝风铃好可爱,和胜利女神的调子可以无缝衔接,轻盈透明,好像吃了一块冰粉。我没见过这种花。这麽可爱的吗。
Nightmare贵妇:对,就是后调会没啥。你搜一下长什么样,我以为是铃兰。
LIAR:在皮肤上没有在衣服上持久。我现在使劲在闻我毛茸茸的睡衣——它好像变成了一片雨后灌木丛。(搜了)不是铃兰,是一种蓝色的吊钟形状的小花,叮叮当当的,很有童话感。
Nightmare贵妇:我就说祖马龙你会喜欢的。
LIAR:祖玛龙属于“我爱大自然”的风格……全都是花花草草,还开胃健脾。
Nightmare贵妇:对。
LIAR:很难不喜欢。现在我还能闻到胜利女神和青柠罗勒……它们已经浑然一体了……
Nightmare贵妇:这个味道因为经典,被各种仿。什么东西都有这个味道,车内出风口香水什么沐浴露之类的。你不经意都能买到。那xxxx就是,很便宜的,我买来喷厕所。
LIAR:……我不买山寨。这是对研发者的不尊重,也不自重。


Buly《CONVERSATION IN A PARK》公园里的对话

香氛師Dorothée Piot
(信息和图片来源:BULY HK官方网站)

LIAR:我今天用了公园里的对话。很舒服的哇~~~跟玫瑰水有点像,但内容丰富得多。花果丰茂,非常热闹,如果加点水汽,就能叫花果山水帘洞了。可惜了没有水帘。也没猴子那么闹腾,莺莺燕燕是有的。有点跟现在季节错乱了的感觉。春夏之交的时候应该很合适。
Nightmare贵妇:对吧!是感觉坐在公园里吧。
LIAR:嗯嗯,我觉得buly很适合搞花园主题的。玫瑰水那种就是很私人的一个小院子。它这个不,很丰富,层层叠叠的。大方自在,包容性很强的感觉,适合老师用。


Jo Malone《Lime Basil & Mandarin Cologne》青柠罗勒与柑橘

祖玛龙的瓶子都一样,略过

LIAR:这……这味道像某种制过的药……
Nightmare贵妇:这个味道很解腻。
LIAR:对,这味道很促进食欲(你等等)又有点苦,如果这是一个医生……嗯……就会……想咬一他口……求个这个款的男友。
Nightmare贵妇:是,这是我闻了七八款祖马龙以后闻了觉得一定要买的。
LIAR:不甜,但明显是可以吃的,而且很友好。
Nightmare贵妇:对,我当时给我在美国自驾开车的朋友喷了,她开了一天车说她一定要买,她想吃了自己。
LIAR:散发着健康但不流俗的暖意。
Nightmare贵妇:对。
LIAR:我喜欢这样的人——仿佛一贴中药。我要考虑去买一瓶,哈哈哈。
Nightmare贵妇:对不对!
LIAR:祖玛龙也有这个路子,想不到。

(过了几个小时,我忽然醒悟!跑去找缘分姑娘——)
LIAR:我try到一款很适合公主的香水耶!
缘分:名字听起来酸酸甜甜的,像气泡水。
LIAR:我开始也以为就是很……是吧。那几个东西的味道嘛,都是很常见的配方。谁没吃过青柠,柑橘,煎过牛排,吃过鲫鱼呢。但是……它一点都不甜,又清爽、理性,很靠谱,又生机蓬勃,很葱茏的样子——还不冷。
缘分:那是很公主。
LIAR:脱俗,有恰到好处的距离感,但又无处不在。我恋爱了,哎呦。
缘分:可以给毛茸茸的曦哥喷一点。
LIAR:好主意!我觉得公主还要加点沉香,曦哥要加点麝香。
缘分:曦哥在公主身边呆久了,有了公主味道。
(激动的我又推荐了营养师阿嫲。)

(过了几天——)
LIAR:我品出了青柠罗勒的精髓,就在青柠和柑橘上了……不然它会非常像……要煎牛排,如果没有柑橘,最后也会跑去藿香鲫鱼……可能演绎成,“医生加班太饿”的结合……总之今天我就是屡屡闻出了饥饿感,可能确实不适合工作了。
Nightmare贵妇:(无视了我)
LIAR:终于懂了为啥老外动不动就要配青柠。那是解腻的……
阿嫲:哈哈,看来不适合饭前闻香水。
LIAR:它所有的材料都是食物!!!!还都是好吃的!气人。我饿了闻起来就不断在牛肉和鲫鱼之间徘徊,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阿嫲:已经具备美食家特质了。
LIAR:开头那个文质彬彬的医生呢!还我医生——现在只有个大厨在那嘿嘿嘿。
阿嫲:所以对万物的认知都在于一颗心,这颗心又会受很多干扰。你看到的感受到的就是你此刻愿意看到和感受到的。
LIAR:我不想看到厨师!!!!大脑:不,你想。你想吃。我:我不想!!
阿嫲:哈哈哈,幕后大BOSS菌群们在狞笑。大脑这个CEO背锅太多,不过CEO不就是干这个的嘛。
这是一款神奇的香水,让我好好歇歇……


Diptyque 《Eau Rose》玫瑰之水

(图片来源:官方网站)

LIAR:我今天用了玫瑰水。
Nightmare贵妇:怎么样?
LIAR:就很……绿绿的,不是很甜。
Nightmare贵妇:我觉得还不错呀。不怎么俗气的,有些玫瑰很老气。
LIAR:是。很自然。我觉得叶子的感觉还胜过花香,很有生命力——我不是刚好也养了荔枝玫瑰的鲜切花吗,就仿佛增加了数量,与之纯然一体了。没什么多余的味道。啧,敢这麽做香水是多么有自信,佩服佩服。
Nightmare贵妇:我专门买了瓶大的呢,觉得值得。


Penhaligon‘s《Artemisia》致命温柔

(图片来源:官方网站)

Nightmare贵妇:真的很致命,很温柔。的缺点就是不够清爽,后调不足就整体统一香味,没啥追寻感。buly是你前后一整天都很喜欢自己,致命温柔我就喷上的头一小时喜欢自己。
LIAR:对对,buly是这种感觉。
(几天以后)
Nightmare贵妇:你今天用了什么?
LIAR:掐死你的温柔。
Nightmare贵妇:是不是还不错?
LIAR:不错的,我很喜欢!很可爱,干净清爽。双鱼座的妈又跟我共享了。始终如一的少女心。
Nightmare贵妇:你晚上也打算致命温柔就睡嘛。
LIAR:是的!我要在这温柔中沉溺。这个品牌的瓶体设计在庄重优雅中有带着不安分地俏皮,蛮有特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