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fume Salon | 香水沙龙

贵妇给我寄了第二批。
她说她几乎把手里有的都给我了……我几乎也就觉得她可以马上开个综合体验专柜。
但她一时激动犯了个错误:喷头盖子是盖得很紧,但下面得旋钮盖子却没有拧紧。于是瓶子的标签都晕开了,呈现出“盲猜”状态。最关键的是,拆封的时候这么多味道混合在一起……让我也充分体验到了她分装时受到的“熏染”(字面意义)。
那么我就又要继续更新这个系列的笔记啦~

L’Artisan《烈火情人》

前面是新鲜的青椒,仿佛在菜场采购,然后回家择菜之后开始切。而后它发出了甜甜的味道,变成了甜椒。再然后……它干燥了起来……成了干辣椒,粉质感仿佛会随风飘起来……

我跟贵妇说:感觉我致力于菜场一整天。总感觉眼前的饭没吃完——虽然它对于四川人来说真的不算辣,但挥之不去的辣椒感是真的纯正到惊人。
贵妇:我觉得它有点苦。
我:苦味?明显但不突兀,融合得很好。但我吃不准是不是它配方里的可可,还是辣椒本身就带清苦,我觉得后者偏多,可能是源于对可可的不熟悉。
贵妇:闻多了甜甜的话它还是不错的。
我:可不就是甜的解辣,辣的让人想吃甜食么?逻辑非常合理。
之前说这个牌子做植物系可能会很野性,如此剑出偏锋……确实很野。


RE 《骑兵军团》

贵妇只有给名称标签,所以我对它们所属的香水品牌是一无所知的。并且为了避免被心理暗示,我都是在闻过之后才会去验证自己刚才闻到的是什么成分。
这一款……根本没有前中后调,它一开始就用凶猛的麝香把人撞飞了:确实很像中世纪骑士对决,拿着木头长矛,咻——
然后留下带着小白花香气的粉质感,龙卷风一样过去了……前后可能半小时……
我问贵妇:这像是暴走版的帝国麝香……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过去了?!?……是不是RE?
贵妇:对。那是我跑到他店里闻了太多香水以后闻的骑士,你懂的,就特别醒目。
我:……以这种方式辨识度鲜明……希望他们不要骄傲!


The House of Oud 《葡萄珍酿》

这是款丹麦的香水,瓶体设计非常现代,像陈列在展台上的雨花石。一个系列堆在一起,颇有种珠光宝气的感觉。贵妇刚买的时候就给我秀过了。但我没想到,它的味道如此可爱:一股水润的像蜂蜜般清纯的甜,让人想起“玫瑰水”的清新。所以我脱口而出“是‘黑蜜‘家亲戚吗?”(这款无籽玫瑰香的葡萄刷新了我们对葡萄的认知)。而后变成浓郁的果香,逐渐粉质感的花香加上枝叶的青气,在这整个过程中,都有稳定的酒味相伴。要是没有酒味,它就是个普通的小甜饼干,但有了恰到好处的酒味,就拉开了社交距离,成了矜持贵妇。中后部分逐渐沉稳加入了咖啡的苦味,美酒加咖啡?最后鲜明的麝香冲出了暖调的重围,颇有点不甘平庸的意思。
整个过程都在逆转南部国家喜闻乐见的近距甜香套路,北欧彩蛋,你挺有个性的嘛!
贵妇的精神分裂型购物灵光bulingbuling~~
我和她同事都是说这款香水非常符合她给我们的印象。然而她回答:我不喜欢!
贵妇你还好吗?贵妇你是不是自我厌恶?
贵妇:你想多了!


 L’Artisan《冥府之路》

这支是我昨天晚上抽好放在旁边的,而后看个颠三倒四的合同看到头痛,跟王爷聊了两句小狼,本想晚上一用,香到自然醒再跟贵妇交流的计划就随风而去了。等到下午,贵妇跟我说: “今天用了辨识度很高的‘荒野孤魂’。你呢?”
我梦游一般从手头的书上抬起头来——它叫《垂死的肉身》——开始摸索,从那化掉的残存字迹中努力辨认:“什么什么‘之路’?”
“冥府之路。”贵妇淡定地说。
“???”我顿时觉得没那么简单了:“跟我看的书有点配,你不觉得跟你也很配?”
贵妇非常决绝:“我这甜甜的,跟你这个才不配!”
而这时候我已经感到了震撼——完全不甜!而且一股深沉激越的味道仿佛敲了我一跟头——我果然还是“不甜党”的。即便也为了可爱的甜食而开心,但依然全身心地为自己的本性而骄傲,乃至于瞬间就忘情地对贵妇发出了邀请:“你这缕甜甜的孤魂快来走我!”
继续观察下去,它还是有点甜的,但这甜味隐藏在了辛辣和冷清交织甚至有点苦的一股药味里,并不明显。“药味”!对——我一直在反复思索应该怎么形容它。上次这么高兴还是因为青柠罗勒。也是药味。我爱药味。但区别在于,这个似乎不能下嘴,硬,且不暖。刚才那一跟头估计就是这么来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就跟被推了一把似的。
过了一会儿粉质感出现了。干干的,像香皂?我自然地想起了Buly的“浴女”,按这个路数,就算再来点麝香,也毫不奇怪。清冷的味道一直再持续,应该是来自于某种冷调子的木头,伴随着花香,也是冷冷的,原本应该很森林,但它干干的。得,今儿这是个有洁癖的家伙,热爱洗澡,并且还收拾得非常彻底:甚至扑了痱子粉,一点水气都不留。
于是我不失时机跟贵妇建议:你下次洗澡来点,我闻得很想洗澡……这是个洁癖型香水……
而此时贵妇在现实世界和人进行精神扭打,无暇他顾。
我继续品:它也有檀香,但不是原生态的檀木,而是烧过的。
这完全不是贵妇日常的风格。我忍不住问了:你怎么想起买这个的?
贵妇非常干脆:”我没想,我之前跟无人区玫瑰一起买的,就想试试看。”
我:“哦!这么说它们确实应该站一起。酷,有鲜明的性格。这个檀香很干,脱水了——你看僵尸片的时候可以来点。很有氛围,神秘感、距离感,还肯定是个有洁癖,气质高雅的僵尸——比米利都学派哲学多了——”话说到这我忽然意识到,我找到了又一款适合巫炤的香水——不过是死后的。青柠罗勒亲切,温暖,进退适度,偶尔还弄点好吃的,……这个……就有点肆意生长的意思……不加掩饰的野性。这个牌子的植物系没准很有趣。
但后来它就一直致力于教育我什么叫”焚香“——不断让我想起了Muji的白檀线香和寺院还有寺院的浴室……嗯,还是卫生和精神事业双丰收的一款。我希望它有趣的前半段调子尽可能地长:推我呀!再来推我呀!
而当我路过客厅的芍药的时候,只有一种感觉:真甜!


Tom Ford《Bitter Peach》

TF这个牌子每次都要搞点软色情擦边球,英文语感我确实还没培养起来,反正中文的广告宣传已经非常让人恶心了。可能也不能完全怪品牌方,毕竟我们中文世界,连Buly的卢浮宫系列都能被写出“你闻过维纳斯的体香吗”来。
抛开这些不表,如果它开个甜品店,是很不错的:每次都主题清晰、配料丰富,口感绵密,水乳交融且厚积厚发。一看就是个舍得往死里下料的闷骚甜品师:官能控制?诶?似乎也没错,这个品牌是给人这种感觉。之前的“Lost Cherry” 她听了介绍的反应是:“别,我怕我控制不住会想吃”——阿嫲英明!别说她想吃,连我都想吃。当然,我们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我会只停留在“想”上,而她是会停留在“吃”上。

苦桃这款,我现在用起来正好是我们的桃子季,可以说它是拥有和正主儿对冲的魄力的:它不是水果店的新鲜桃子,而是跟Cherry发出“我是糖水樱桃”一样直白呐喊的糖水桃子——糖水桃子加上杏仁、桃仁的那种苦味,就有点闷(请回顾“乌木沉香”)。且一般甜味都容易距离感太近,要么单薄、要么腻人(“无人区玫瑰”就有人不喜欢它树莓的果甜味)要么轻浮,而它这样的调配,似乎产生了点巧克力似的味道(?)。我当即表示这路数用在某种类型的男性身上会比女性用更有意思——而此时的贵妇正一边开会一边跟我透露她不理解为啥很多女生很喜欢它胜过Cherry。
我:1.喜欢吃甜品;2. 喜欢小奶狗男友;3. 两者都喜欢。
之后它进入个酸酸甜甜的阶段,清新了起来……奇怪的家伙!而后好像可以立地烤个好吃的桃子派……吃完需要跑个全马但还是想吃的那种。这种好吃的桃子味盖过了我的芍药花。
相比之下,Cherry 前调带酒味,是有距离感,后来才甜熟起来。而苦桃从头甜起,中间逐渐泛起酸甜适中的变化,有点调皮,率性,后调很温暖稳重,甚至真的出现了奶香!进入了高峰后,唤起了我对某种果香型烟叶的回忆!?实在是个奇怪而有趣的家伙。

灵光一闪:对了!他们之前不是在找龚俊代言唇膏么?这多么地温客行啊!把老周灌醉了差不多也就是Cherry,联合起来可以甜到发齁!嗯!是这味儿了!不许反驳!


RE《米利都学派》

这个名字很让人肃然起敬。是有点理性、清透、中性的意思,但一闻之下,就觉得很熟悉:很像之前跟我讨论藿香鲫鱼和牛排的阿嫲给的气味图书馆:“白开水”(都用过的人可以比较看看,因为我的已经用完了,所以只是个印象,不一定准确)。非常适合夏日沐浴后使用的那种水汪汪的清新感,隐隐有些木调子。因为也是“来去迅速犹如龙卷风”,我还没来得及抓住啥细节,它就已经跑掉了。基本上以我的鼻子,三小时之后就找不见的香水,应该反思一下自己?
贵妇说她没闻过白开水。如果我印象没错的话,也不必有了:这一瓶可有80毫升呢,很清新,所以时不时补一补,也不会有压迫感。现在我对这个牌子的疑惑是:它的名字都如此抽象,为啥包装要做成个黑色酒瓶样子?
醉后啥都有?
然后你们看,贵妇给了这个品牌的两个样都是水调子的,说明了什么呢?
——她真的被熏晕了!


RE《灵》

我看到标签上写了个”21克“,就问贵妇啥意思。贵妇说这是”灵魂的重量“。
得,一瓶玄学香水。
它的前调非常短暂,短暂到体感不到三分钟:水汪汪的一阵轻快透明的甜香就过去了,是非常讨人喜欢的一段。感觉喜欢祖玛珑的群众也是会大加赞赏。然后出现的是一位非常直爽的栀子花姑娘,让我瞬间有了一种”胜利女神家的亲戚“的错觉,然后该姑娘就毫不客气地按住了我的头:”我香不香?“
”香!喷香!让我完全闻不到其他还有啥成分的那么香!“
过了不多会儿,姑娘终于累了,我似乎又到了阔达温和的草木情怀里。有点像老熟人青柠罗勒的尾调。
整个过程仿佛龙卷风……那么迅速、猛烈而短暂。
看了下官网,介绍中甚至抬出了赖声川,但对调性只字未提。行吧。我注意到宣传图上背景放了西瓜和康乃馨……
这样可以解释前调的水汪汪和清甜味了:西瓜,确实可爱。但康乃馨?可能我买的切花还不够,康乃馨是什么味道????抱歉我真没有领略到。但凭借着它和胜利女神的相似度,可能除栀子花还有百合、晚香玉一类的东西。但在随后的再一次补香中,我仅仅推进到前调可能还有薄荷一类的衬托西瓜,就又被栀子花姑娘按头了。后来找@congf 帮我看了下胜利女神:晚香玉是有,还可能是玉兰。这就已经是推理范畴了。这是国货的特色吗?动不动就按头?似乎也确实有思想文化的渊源。
比起来《寺影梵音》实就属于猛而持久:这么多天了才露出底色。

而贵妇的评价是:进他们店就被这个熏到头痛,嗅觉失灵。
我:那你还买?
贵妇:什么东西能造成这种效果能不买来研究一下吗?
贵妇或许是个受虐狂。


Jo Malone《Wood Sage & Sea Salt Cologne》
鼠尾草与海盐

我把瓶子掉地上了。天真的以为是塑料瓶,等会儿去捡,不急。后来才发现它是玻璃瓶……四分五裂的瓶体让香水流了一地。而尚未发现的我一直闻到非常惊人的熟悉的香味。
被熏了大概两天多……之后我忽然灵光一闪:这不是跟我们追求冷调子的K同学送过我的一款海洋风的香水座的味道很相似么?这种淡淡的海风的味道、冷静透彻的疏离感、以及隐藏得很深的富有少女情怀,略带奶香的甜味。
并入“K系列”!
不过没机会玩混合了……对不起贵妇……


《寺影梵音》

推荐这个给贵妇的是我们共同的朋友K,K同学的追求是:清冷的木调子。这一款几乎符合她的全部期待,也是她日常使用最多的一款。基础香还是檀香,但它夹杂了很多花草气,加强了玫瑰的亲和力,靠不至于太甜。把那种肃穆和压迫感削弱了不少。就好像传统品茶和年轻人爱喝调配茶饮的区别:日常且友好。
没有前中后调,就那么直白而且持久。
都三天了,抹了它的那张纸依然大大咧咧地散发着浓郁的味道——可能也是我的嗅觉确实很省香水。
今天又闻了闻,确定它里面有沉香:花草气没了,沉香的甜暖感浮现了出来,一往无前。


下一页有上一批的新笔记补充。

Pages: 1 2 3 4
error: ArkSpace 所有内容著作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受法律保护。 如蒙错爱,在保存或传播前,请务必确保已阅读站内“Copyright版权”栏的相关说明。您将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