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fume Salon | 香水沙龙


Buly 卢浮宫系列:《GRANDE ODALISQUE 大宫女》

它来自于Ingres 同名作品。因为在美术史里非常著名,我没有什么想说的。

香氛師 Domitille Michalon-Bertier
(信息和图片来源:BULY HK官方网站)

这款香水因其浓重的麝香基调而远远超越了《锁》而具有更强的性感特征和攻击性……我觉得是一款男人也能用的木调香水。颇有一种心怀猛虎的“斯文败类”感。如果女性用,那就必定是个可以把姐姐妹妹们掰弯的“大攻女”——对,这就是我跟Nightmare贵妇说的。相对于清纯感十足的《锁》,它就是直接扑倒的架势,非常直接。因为我们说了些儿童不宜的内容,就不用对话形式公开了。
等胡椒的辛辣转淡之后,它就开始变得甜蜜而柔和,也是持续时间很久的一款。总之年龄段较高……完全不适合少女心的人用,能跟它对抗的可能是成熟稳重的《浴女》。


Buly 卢浮宫系列:《The Lock 锁》

它来自于Fragonard 同名作品,描绘的是一对情人幽会,男人给房间落锁的情景。而这位作者洛可可风的代表作品是《秋千》,因印着它的挂历曾被我用来包过小学课本,所以印象尤深。因洛可可风格的琐碎浮华,甚至有一些轻佻,并不属于多讨我喜欢的类型。但这系列的香水是无辜的,就我们试过的来说,都和艺术品本身的氛围非常贴合,所以还是要介绍一下这位作者的,想看图的可以自己搜。我也不想它过多地被画面影响,就不附图了。

Fragonard 名畫 ─ 香氛師 Delphine Lebeau
(信息和图片来源:BULY HK官方网站)

LIAR:《锁》来了!!!你可以给女主角用!(注:最近她给我看了一篇恋爱作品,我们对人物的心理做了一定分析。)
Nightmare贵妇:你觉得是怎样?
LIAR:你可以给女主角用。给女主角用给女主角用给女主角用给女主角用给女主角用给女主角用给女主角用给女主角用给女主角用给女主角用给女主角用!
Nightmare贵妇:……你说出你的感受……
LIAR: 跟我开始以为的不同,它并不艳情耶,也不甜,居然还很清纯……目前阶段是。我不知道它会有啥变化。
Nightmare贵妇:它也就是百合和麝香应该,应该能陪你一整天。
LIAR:目前是纯粹的花香,这麽清纯,如果男人吃这一套的话,那是相当让他们心旌摇荡的——满足几乎对青春女性所有肖想和期待……《浴女》就比较有骨头:虽然温柔,但很难被搞定的样子。这个《锁》就……可以长驱直入。《胜利女神》虽然也是很轻盈的花香,但调性高、飘渺虚无,把握不住。这个很世俗化,可以触碰,甚至上下其手。
Nightmare贵妇:我当时去闻,八款都闻了一遍,但是下手的是《女神》,《锁》和《维纳斯》,三个花香款。
LIAR:花香少女心!
Nightmare贵妇:因为其他的要有点时间慢慢想,这三个比较跳。
LIAR:是。很鲜明。喜欢就会直接很喜欢,没什么好揣摩,直击内心。就如同男主角一眼看到女主角就印象深刻了,即使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位和认识。
Nightmare贵妇:对。
LIAR:“墨西哥晚香玉”和《锁》的风格有点像,很单纯,一以贯之。只是香型不同。
Nightmare贵妇:而且当时闻了一圈头昏脑胀,最后闻得浴女。在浴女和维纳斯里纠结了一下,还是维纳斯了。
LIAR:之前说到过《羊脂球》,我觉得《羊脂球》没这麽清纯。《羊脂球》还是更像“晚香玉”吧,脾气很好。这款还是要来点脾气的,所以适合女主角。
Nightmare贵妇:哈哈,谢谢你全部闻一圈以后搞不好能把男二和男主都选上。
LIAR: ……还真没准……不过我昨天复盘了一下,她还是很有点心机。你不说我都意识不到,她确实是在报复。
Nightmare贵妇: 对对对,哪里看出的?
LIAR: “如果不是xxx的情况,一切本来可以不一样”的想法真是有毒。其实给你那本漫画其实也就是在讲这个主题。他们好像在对看不见的人撒娇和要挟:快关心我,不然我就自暴自弃了,是你的损失。但其实这个报复的对象是并不明确的,只是一种投射。我发现很多人都有。我也有。不过我没用在恋爱上。
Nightmare贵妇:我也会。
LIAR:我妈就会想,如果是不是因为(),她就不会(),那人生就不同了。事实上也不会,因为这社会就这样,她性格也这样,不会有什么大差别。我会想,我不做xxx是你们的损失。事实上别人压根儿也意识不到:占得到便宜就占,占不到就算了。可以占便宜的人和事多了去了,排着队送的也多。不会觉得是损失的。
Nightmare贵妇:对。
LIAR: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初衷做的,有多宝贵,而别人不觉得。这种撒娇其实没什么意义。但作为自己,也是维持尊严的一种办法。知道没啥意义,但也忍不住要做。仅仅是为了对得起自己。有意思的是,正是因为觉得有价值,才会放弃啊。没价值的东西谈什么放弃呢?破罐破摔也还要先有个罐。而且越高价的罐子,摔起来才越有意义。所以就自卑和自尊一体两面了。这款香,赤裸裸地说:我多么美,多么清纯多么妩媚又女人味!你快看我!看不到?不可能!你是不是瞎?
LIAR:男人马上就:看到了!等我去锁个门……“有花当折直须折”就是它了。
Nightmare贵妇:…哈哈你喜欢就好!我觉得你分析的对,是这个心理……
LIAR:直白的世俗男女,在眼前可为的事情上,嗯……放纵而绚烂。丝毫不加掩饰。我开始以为它是艳情又克制的,所以叫锁。其实根本不是。太直白了。它锁在“距离远了(感冒了)就闻不到”这一点上。这种直白是近距离才能感受的。
Nightmare贵妇:本来也是男的把门锁上,手指在推插销,女的在欲迎还拒的一个图。
LIAR:那就是“隔离”——都锁门了嘛,女的要是不乐意就不是迎不迎的问题了。而是去破墙开门。他们只是想隔开别人。
Nightmare贵妇:而我找不到昨晚车停哪里了……
LIAR:……你隔离了自己的车……

(十几二十分钟后)

LIAR:……妈,麝香出来了!这还带互动的?!之前明确是女性的百合占上风!好了他们可以此起彼伏地纠缠下去了……浑然一体水乳交融,我并不喜欢百合,也不喜欢麝香的,原来它们俩这麽般配。而且相当浓烈,在浓烈度上充分表现了欲罢不能……
Nightmare贵妇: 它是全系列里最持久的。明天试试大宫女,你会死于麝香。
LIAR:……我不能,我舍不得死。什么?所以下一个是《大宫女》吗?


Buly 卢浮宫系列:《The Valpincon Bather 瓦平松的浴女》

它来自于Ingres 同名作品。安格尔对女性的描绘非常细腻精妙,但都是很传统的,像他最有名的《泉》,仿佛沉醉在自己在内心长期描摹的梦中情人一样。曾经看过黄永玉对它的重新演绎,就变成了另一种俏皮。

香氛師Daniela Andrier
(信息和图片来源:BULY HK官方网站)

LIAR:我去洗澡期间,顺丰给我打了三个电话……他说到付她必须要联系到我本人,等他送完一轮再过来……那个谁为什么要发到付,我给你们寄文件都没有到付,她是想不明白、嫉妒我们的友情吗?
Nightmare贵妇:……
LIAR:既然如此点题,那我来个《浴女》——哎?!我还以为它会水汪汪的,但并不。这居然是个很干爽的味道?像爽身粉!粉质感很重,暖暖的,又很稳。这是麦格教授么!是非常有魅力的成熟女性!
Nightmare贵妇:怎么样?是不是洗完澡的感觉?
LIAR:我洗了澡没那么好闻。这是个女舍监!推荐财务、女律师、物业主管用这个!增加亲和力,又很端庄,靠谱,有点暖洋洋。
Nightmare贵妇:我今晚洗完澡也用这个,和你同步。
LIAR:我想到了,明天来试试《锁》,对比一下浴女和欲女的差别。
Nightmare贵妇:那个是百合和麝香。
LIAR:可能浴女脱太多了。反而感觉有骨头——它柔而不软。木质感,会显得有原则。它的材料都是熟悉的味道。但组合得很好。
Nightmare贵妇:对!!这就是关键了……
LIAR:对。也是。诗人用的也是那些字词,但韵味就是不同。
Nightmare贵妇:我觉得很多时候我不喜欢那些香水的原因就是他们自作聪明的混了乱七八糟的香味。
LIAR:估计是用得不好的缘故。我曾经以为我不喜欢晚香玉、也不喜欢麝香和百合啊,但……所以你看,印象是可以改变的。到底这款是什么配方?
Nightmare贵妇:橙花、香茅、广藿香、香枝。
LIAR:哦!难怪暖暖的!广藿香也很常用,但香枝是什么?
Nightmare贵妇:不知道。我不懂的。
LIAR:“香枝木,学名降香黄檀,别名海南黄花梨”。感谢互联网。它留香不久,又让人忍不住想补。可爱。


Buly 卢浮宫系列:《THE WINGED VICTORY OF SAMOTHRACE 萨默特拉斯的胜利女神》

胜利女神尼克,是个在车田正美的《女神的圣斗士》里,被雅典娜女神托在手上的形象。没有头,也没有手。但并不影响它超凡脱俗的美感。

香氛師 Aliénor Massenet
(信息和图片来源:BULY HK官方网站)

在真正闻到它之前,我已经忘了“胜利女神”的本尊是啥样了,完全是香味激活了记忆中的印象——它好轻盈,用四个字来说就是:振翅欲飞。
尼克的这尊雕像是残缺的,但似乎又在通过残缺自然而然地表现了它本来的意象。正义女神是盲目的,胜利女神这样的造型似乎也比完整的形象更具说服力。
它拥有让人不可忽视地强烈存在感,但又好像随时可能毫不留恋地离开。对玩什么目眩神迷的性感和魅惑毫无兴趣,纯粹到让人清醒,我觉得是非常适合职场的——这种形象的女性,往往非常聪慧,世俗的男性是把握不住的,只能跪下叫女神。
我也把握不住胜利。姑且带着一点祈祷的心情拥抱它,让自己得到一点智慧的加持吧。
祝Nightmare贵妇这位女神经,早日胜利。


Buly :MEXICAN TUBEROSE 墨西哥晚香玉

(信息和图片来源:BULY HK官方网站)

晚香玉这个花,简直是我们这代和祖父母辈人同住的童年回忆。洁白芬芳又便宜,通常都是老太太们了却生活情致的首选,一买就是一大把。塞在花瓶里也不太管它,花期又长。我并不喜欢它的味道:那种过于浓郁的香气,在夏日的湿热空气里带着青幽幽的新鲜感,有点让人头晕。
但这款香水却在很好保留了鲜花纯正香气的基础上,又添加了丁香和香草——可想而知,这是食物系的倾向——但花香依然纯正怡人,是位温柔甜美到唤起幸福感的可人儿。想当年那些穿着旗袍的民国美人们,必然想不到这种完全靠惊人存在感让人不能忽视的花儿,还能如此柔顺和甜美。
或许你也跟我一样不太喜欢鲜切花的晚香玉,但这款香水可以居家常备。毕竟,谁不喜欢温婉的贵妇呢?

而我和贵妇的对话是这样的:
LIAR:墨西哥晚香玉,好晚香玉啊!好晚!好香!好玉哦!
Nightmare贵妇:是不是!很好闻吧!他这个你买的到的,他是一个buly的通贩款,后期可以考虑。
LIAR:它的花香如此纯正,又好吃。小家碧玉型的,穿个旗袍合适。
Nightmare贵妇:我就更想让你把剩下七款卢浮宫都闻了,你一定爱不释手——

然后她跟我推荐了半个小时的卢浮宫……
由此可见,墨西哥晚香玉是不归路上承前启后的转折点,所以放在第一位个介绍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