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果

通过一幅画讲故事,其信息量其实非常大。而它像文字一样,有生长、延展和变化……
一切皆有因由。

据说这个游戏三周年了。我倒不是从一开始发行就玩的,但这也意味着它的问题让我想了两年多了。
虽然经常尖刻地批评缙云,但他才是真正的主角,我还是愿意相信或者希望他曾看清过一切的因果脉络。
而随着辟邪生命的终结,一切真的都会随风而去吗?
巫炤看得更为深刻:等到这世界不再有我们,才能知道其结果。

这张图,算我眼前浮现的短暂答案吧。聊作记录。

很多细节不真的落实,还是没办法注意到——这张草图画的是杀了巫炤之后的缙云,穿着是画面必须要体现的。
按官方剧情描述:他们设计引诱,用的是饕餮部的战士(也不知道巫炤跟这帮战士有什么过不去……后面可都是头脑清醒地直指姬轩辕本人),如此严阵以待,那肯定是要穿战甲的——跟之前集泷时一样——但缙云啊,你告诉我为啥随后一脸凝重,让其他部下护送工匠们去有熊,自己单枪匹马直奔西陵的时候又没穿战甲呢?
容我分析分析:你和姬轩辕都心照不宣地知道,情况凶多吉少,也知道公主一定会尽快赶回去。那么有两种可能:他先回去,或你先赶到。
你要面对的情况有两种:侥幸还可以抢救一下,或为时已晚。不管哪一种,你需要面对的最大压力,都不会来自魔族而是巫炤。
所以即使有可能会遭遇大量魔族,你还是选择不穿战甲:战死算了,一了百了。如果没死,也就自然是个负荆请罪不反抗的状态吗?
而北洛后来说:“缙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巫炤”……所以在这种时候,缙云穿的是什么呢?穿着就代表了他所持的立场和态度,甚至可以推测会采取的行动。
官方要给他建纪念碑就一定是穿战甲的:心怀天下、为民除害。所以北洛在首山遇到守陵的那部分残魂,就是战甲装束的。有意思。所以我看到的那个缙云是怎样的,他会如何做呢——
就这样了愉快的决定了。
又让我写了一千五百字的提纲。
细节就是这样不断深化出来的。
某次选题会上白总那句:“故事线索的背后是心理线索”,精辟。
然后是细化表现情绪的五官,血迹分布体现行为动态——互动位置,就又梳理了一遍两人进行了怎样的对话和行为……等于让我把整个主干部分都回顾了一遍……
唉,所以正经画个插画容易么?并不是想当然就随便画个“好看”就好了。
至少于我,是无法说服自己的。

我知道什么时候
毫无表情的面孔会做出强装的虚假表情:
它透露了深深隐藏的悲哀。
熙熙攘攘的行人一点儿也不曾察觉。

我的语言,你们白白背叛了隐蔽的伤痕,
那是吹拂心灵的微风。
最真实的道理属于沉默的人。
啜泣哽咽是和平的歌声。

——《我知道什么时候》刘儒庭译 【意】蒙塔莱《生活之恶》

error: ArkSpace 所有内容著作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受法律保护。 如蒙错爱,在保存或传播前,请务必确保已阅读站内“Copyright版权”栏的相关说明。您将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