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ley Jackson《摸彩》The Lottery

抽奖环节由萨摩斯先生主持——就像方块舞,青少年俱乐部,和万圣节的那些活动一样——他有大把时间和精力奉献给群众活动。这是个满月脸、爱交际,又友善快活的男人,做煤炭生意的。
……“老乡们,有没有谁可以搭把手的?”萨摩斯先生问道。有两个男人犹豫不前。马丁先生和他的大儿子巴克斯特,走上前来 ,稳稳把持住凳子上的箱子。与此同时,萨摩斯先生搅动起箱内的纸条。
比尔·哈金森走到他妻子身旁,劈手夺过纸条,上面有个黑色的圆点。这个黑点是萨摩斯先生头一天晚上,用他煤炭公司办公室里的深色铅笔涂上去的。
苔丝·哈金森此时已经站在了清好的一片空地的正中央,看着村民们一步步朝她走来,她绝望地伸出双手:“这不公平啊!”

听说这是广泛编入美国各种教材的作品,让我对这样教育肃然起敬——他们想教国家的未来看到什么呢?
一个鲁迅式的故事,采用了剪影方式来表达,而鉴于读者是儿童,也不必太写实。美术编辑跟我说,责编设想的不是这种风格,希望修改,但他和我一样觉得这是恰当的,不用修改的。至今我还是这么觉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