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尼玛文森的画》Nima Vinson’s Painting

尼玛文森也看着画家,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仿佛空无一物,他不说话,就像平常一样。
他一咧嘴,指着画像说:“我!”
“是你!”画家摸着尼玛文森的小脑袋也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尼玛文森。”
“尼玛就是太阳,文森就是光芒。”仁登师傅说。
画家看着这孩子,努力把他和“太阳的光芒”联系在一起。多好的名字啊……
多吉从自己的小佛龛上取下那七只精致的小铜碗,用一块干净而柔软的棉布擦拭着,这是他每晚睡前都要做的事。
“真的要买我的画吗?一百块?”尼玛文森轻轻地说。
“嗡,是白色;嘛,是绿色;呢,是黄色;叭,是蓝色;咪,是红色;吽,是黑色。”
那个玩笑,便就是一个真正的玩笑,没有作数,就像那些千千万万个没有被当真的玩笑一样,消失在空气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