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君心《记忆花园》Memory garden

走上短短的台阶,扶手的顶端是两盏复古的灯,念橘望了望门楣上的一个装饰:几条黑色的线条弯曲成美丽的弧形,藤蔓一样地搭成美丽的图案,镶上金色的花瓣,挂着一个金色的环形装饰,里边是一个男孩和女孩,他们手拉着手舞蹈,男孩的耳朵尖尖的,女孩的裙摆旋转起来。
在念橘进来的这扇门左边,画着一辆敞篷的红色小马车,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女人坐在上边,如果去掉尖尖的鼻子,她就真是美极了,在她身边蜷伏着一只黑色的猫,月牙形的绿色瞳孔发出幽幽的光。马车前有一个扛着锄头的小矮人,戴着软塌塌的尖头帽子,粗布衣服上满是补丁,土豆一样大的鼻子上坑坑洼洼,皮肤像是刚出地里刨出的红薯,皱巴巴的土黄色,可他看起来很有精神。
画面转到另一面墙上,那儿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巨人,脑袋一直顶到天花板上,他别扭地弯下腰,似乎天花板真的会打到他的头似的。在巨人身边,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穿着紫色、缀有金色乐器图案的长袍,半月形的眼镜背后,浅蓝色的眼睛敏锐地跳动着光,干枯的手捧着一本金色的书,另一只手握着一把羽毛笔,像是在写着什么,表情一丝不苟。
在老人身旁的另一面墙上,画着一只洁白的独角兽,她温顺地半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像雪花一样扑簌簌的,额头上的角泛发着柔和的光芒。她深情地望着眼前的一个瘦小的男孩,男孩棕色的头发卷曲着,戴着一枚小小的王冠,他穿着绿色的衣服,像是用草叶编织的,却不乏精致与华丽。他的右手触碰着身边的一道金色的拱门。
窸窸窣窣的声音再一次从头顶传来,树叶丛里忽然落下了好几个小小的绿色秋千,紧接着又钻出了一只只绿色的鸟。
念橘仔细地瞅着,这些鸟看起来更像是一些绿色的文字,还长着翅膀。数不清的秋千一起荡起来,念橘的秋千也随着节奏轻轻晃动,有人在高处唱歌,叮叮当当,叮叮当当——轻轻地,一兜儿风洒下,念橘几乎要睡着了……
“当然是坐影子舟去。夜晚是最好的时间。”钟绿从一个又矮又旧的小柜子里掏出一支插在月牙形烛台上的,向日葵颜色的蜡烛,两指一碰,将它点燃。
“你们并排着站在一起,对,就是这样。”她吩咐着念橘和孟逸,蹲下身,在他们和影子连在一起的地方滴了一排蜡泪,影子居然奇迹般地分离了他们的身体,就像漂浮在水面的破碎花瓣。
钟绿满意地点点头:“好了,快点坐上去。拿着蜡烛。”她把烛台递到孟逸手中,“它会带你们去指路人那里。”
念橘犹犹豫豫地踏上了影子舟,奇怪的是,明明是地板上的影子,却像真的船一样,中间凹陷下去,两头尖尖地翘起,摇摇晃晃。
那是一只鹿,温顺地踏着轻盈的步伐,在她背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孩,在她金色的头发上,戴着一圈用柔软的白色花瓣做成的花环。
这片花海是他们从未见到过的,每一朵花的颜色都相当浓烈,猩红色,紫黑色,深蓝色,只有白色的花瓣让人不再感到压抑,却隐隐地流淌着魅惑的色泽。
他们不安地在花海里来回踱着步子,顾不上踩塌了好几片花田。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片辽阔的花海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花瓣形状的红色的桌子,摆着三个杯子,一个盘着高高发髻的女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悠闲地喝茶。她穿着古朴的桃红色长裙,裙摆像飘曳的鱼尾一样,睫毛长得有些不真实。
孟逸跑下王座,给了念橘一个熟悉的拥抱,好像他们都还只是小孩子似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