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Thunder in Silent

电影海报

最近看个《暴裂无声》,张保民,恍如一个低配版的缙云,打架咬了舌头,自主选择不说话了,而行事风格那个莽啊……哎哟让我赫然意识到:缙云的剑术特点是啥?霸道,那么多击倒效果,可不是么;辟邪从血到种族特性是啥?霸道。真是一脉相承;而轩辕丘呢,征战四方,不服,就把你打服。呙族祭司倒没挨打,押去饿饭——饿几顿就服了,还是俩字:霸道。

巫炤那么温柔,当然不会跟他们是一路的:号称最强,结果让缙云在自己面前各种毫无忌惮地抬杠抬到杠上开花……
“不跟你们争,你们开心就好。我只想退休。”脾气好得像水豚。问题就在于,这一行霸道的“同路人”,居然能把水豚都给逼咬人了。
怎么做到的?还是通过霸道。
这霸道在亏哥面临选择时握紧的拳头上体现得淋淋尽致:他霸道,还有比他更霸道的:这部分关键性情节给删了,语焉不详、模糊处理、避重就轻、跳过,当事人以集体以死亡的方式集体失声了——不仅仅是巫炤本人和西陵,缙云这种从俘虏到英雄,再到烈士的人,同样失声——生得有功用,死得特环保,如人亏心,冷暖自知。到头来留下个上古传说,说是巫炤这人太霸道且失心疯……连带着西陵似乎也霸道了起来。
喂?
既然那么霸道,干嘛要倒贴呢?不是应该来了、见了、征服一把吗?
后来巫炤玩味出人族的游戏规则,也勉为其难地想霸道一把,很遗憾:完全有条件,实在没素质……算了算了,别勉强了,看得出来心软到等同于人形流沙包。

姬轩辕也没落着好,只能在梦里各种自我安慰。过了几千年,再战那爱什么山就什么山之巅,六亲不认地拿箭雨把北洛射得吱儿哇乱叫。随后又怂到遁地:“本着扬长避短的原则分个工:我去修修复法阵,北洛,你是接过缙云的剑的人……你学习他榜样接着上……”
这个2.0也确实少了几缕魂,或许还是没补全:脑子完全不灵光——想不到上辈儿的事上辈儿自己了。让巫炤顺了气,哪儿需要姬轩辕班门弄斧搞这些?即便天鹿城的需求不也就是举手之劳——却也只想着霸道一把:干架赢了的说了算,输了就服从,别老磨磨唧唧阴魂不散就对了。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我要是魔族都得笑到肚子疼,吃几把牛黄解毒藿香正气解解乏。正所谓“真药医假病,真病无药医”,轮回多少次,依然没进步。

到头来,谁最霸道?
“暴裂无声”,基本等于“于无声处听惊雷”:非常中国,非常星火相传,作死不辍。挺犀利挺好的。

来自丁勇老师的微博的旅行照片。因存下有较长时间,一时找不到原文地址,故链接到首页,见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