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洲星《蒲公英女孩》

我明白了,原来我的心里真的有一颗种子,就在那个下午,那束阳光把种子唤醒了。
当我出版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红舞鞋》的时候,我在后记里写过这样一句话:“谁也不会想到,一粒丑陋的种子里蕴藏着那么美丽的花朵,谁也不会想到,像种子一样的我们,将来会开出怎样的花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