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

爱得更多的那人

                   ——  W.H.奥登

仰望着群星,我很清楚,
即便我下了地狱,它们也不会在乎,
但在这尘世,人或兽类的无情
我们最不必去担心。
当星辰以一种我们无以回报的
激情燃烧着,我们怎能心安理得?
如果爱不可能有对等,
愿我是爱得更多的那人。
自认的仰慕者如我这般,
星星们都不会瞧上一眼,
此刻看着它们,我不能,
说我整天思念着一个人。
倘若星辰都已殒灭或消失无踪,
我会学着观看一个空无的天穹
并感受它全然暗黑的庄严,
尽管这会花去我些许的时间。

——选自《某晚当我外出散步》
译者:马鸣谦 / 蔡海燕

正好缘分姑娘提到。就顺便一说:图中的是彗星,不是流星。
流行是坠入大气层陨石和大气摩擦燃烧而暂时发光的。彗星不是,也不会落下来,它只是路过。彗星是宇宙里的流浪者。它有比行星更极端的的运行轨道,来自太阳系外,被太阳的引力牵引。它可能周期性出现,也可能再也不出现——比如它的轨道大到下一次来的时候太阳系或者地球已经不见了。或者,在这期间,它自己和其他星球相撞,或者消耗完了。即便它下次会来,也至少是几十甚至几百年后,人间已经变化太多。作为一个人类,几乎很难在一生中看到它两次。
人类不知道它从哪儿来的,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它体积不一定,质量也始终在变化。好像个宇宙的幽灵 。

巫炤这样的人必不是流星,而是彗星。
他和缙云他们确实不是同一轨道上的,只是暂时相逢。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那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关于“星河”我的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