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学军《树仙》Tree Fairy

再一个摊点前,梅姿站住了。她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晶莹剔透的粉红色水晶拖鞋、乳白色的公主裙、淡蓝色有小精灵卡通图案的双肩包……
都只能穿在布娃娃身上。
电话继续响着,一声接一声,一刻也不停,像是一根绳索一样拴住了梅姿。
不管有人从身边走过,没人像梅姿这样注意到那个不绝于耳的电话铃声。
那是打给她的电话,它叫的是她。
梅姿看到地竟是一片无边无际郁郁葱葱的森林。
这个大厅三面墙壁是书。
“你愿意留下来为我读书吗?”树仙温和地问梅姿,满脸怜爱地望着她。
哦,她真是越来越像奶奶了。
“你会把我变成动物吗?”
“你已经是一只动物了。”
梅姿站了起来,她看出了许老师脸上明显的意外,她知道许老师以名取人了。
教室的某个角落有人在窃笑,梅姿不去理会,她知道她能读好的,她为树仙读了一年的小说呢。

今天编辑老师来让我补一张,一边画树仙的藏书大厅,我才更深入了解到这个设定的意义:树木做成纸,纸而承载了书的精神。树仙——其实是“书仙”的谐音啊。
书这种东西,真是可以温故而知新。
如果一遍不够,就再多读几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