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却云《春天该很好》Spring should be fine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人行道旁抱着吉他的歌手有一把好嗓子,经年的粤语老歌被她唱来更显得娓娓动听。
歌手在扫弦的间隙一抬头,冲着方柳柳粲然一笑——正是许栩。
许栩眼睛一亮,从背包里抱出一小沓五颜六色的传单放在方柳柳手中,双手合十地拜了拜:“拜托拜托。”
“妈妈不对,妈妈以后不会随便动你私人物品了,你不要离家出走了好不好?”妈妈拉着方柳柳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才放心下来。
方柳柳“噗嗤”一声笑出来,打开许栩传过来的合影给妈妈看:“我只是和同学去福利院做志愿者了,是我没跟你们说,下次不会了。”
吉他声在背后响起,像曾经响过的无数次那样。她不知道许栩什么时候偷偷练了她要唱的N的新歌,她只知道,她不怕了。
她从话筒架上拿起话筒,在万人中央开口。
光与影之间,时光回溯,台上台下,他们曾互相吸引着,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