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损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其起因在于,在了解到所用颜料的问题之后,就舍不得再用好的纸了。然而差强人意的纸更让颜料的表现力落入一筹莫展的境地。本就应该及时止损,换张纸重新来过。但没有。
我用了上好的笔、耐心和时间跟它磨,当然毫无成效——这麽小的照片上我们都能看到纸上那自带的“磨砂效果”——颜色一上去,就是一团棉絮,哪里找得到着力点。它成了我内心的一个负担,放了又放。最后还是要承认没戏,用铅笔硬勾一遍,从画板上剥下来。
我要记住这个教训。只有积极的,改变本质的行动才是真正止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