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永红《瑞喜爱小白》Ruixi Loves Xiaobai

2002年春,《读友》首发。

何瑞喜属雕,十二生肖以外的属相。那是鸟类中最厉害的。但是很小的脑袋,应该装不了太多的东西,智力会有障碍。
那是魔界的属相吗? 可能。感觉跟人差一点点的样子。这不是戚小白,也不是顽小白说的。小白从很小的时候,小白的奶奶就这样说小白的妈妈何瑞喜。小白奶奶指着何瑞喜的鼻子说:“何瑞喜,你这么刁,你这人真是属雕的!”那么,小白,你呢?你属什么? 戚小白希望可以有一个人的属相。可是,何瑞喜是小白妈妈,小白也只能是魔界的属相。小白会属什么呢?
“你不要怪你妈妈,你其实很像她。” 小白在很小、还是顽小白时,奶奶就一遍遍地告诉她。当她长到戚小白,有一天哭着跟奶奶喊,她被何瑞喜折磨得快要“死”掉的时候,奶奶却并不着急安慰她,而是不屑地撇嘴。“好啦!你死不掉的,你是属猫的,猫有九条命。”
秦小白,属猫。这也是魔界的属相。可能就是因为自己属猫,有九条命,才可以存活到现在。
好多天好多天,雕还是好伤心好伤心,隼再也不能回到她的身边,她好像伤心得快要死了。智慧神灵就派了喵喵天使去雕的家里。
“你去做雕的孩子吧。”智慧神灵对喵喵说。
“可是我不会飞啊。”喵喵回应说。
“你以后会飞的。”
“我恐怕到死也不会飞。”
“你可以死九次,你有九条命,你会飞的。”智慧神灵很肯定地说。
顽小白含着奶嘴躺在床上,她的身体周围是比着她的身形用彩笔画的睡姿,在顽小白的旁边是一个描画的大人的睡姿,空的,图案里没有人。
何瑞喜还在描画顽小白的睡姿的最后一笔,但是顽小白不意想动了一下,小脚出了画线,何瑞喜捉住了顽小白的小脚,把它放回去。
现在,顽小白的小脚、整个人都在线内。
戚小白还没有完全把数字读完,影小白就急不可耐地伏在她的耳朵边,她的身声细若蚕丝,飘飘悠悠地在房梁上绕了一圈,再落下来, 却变得硬气刚强,掷地有声。
“那是我,从此开始,往后的秦小白就是这个数字。”
“6 是自然数头三个数字 1,2,3 之和,又是 1,2,3 的最小公倍数。两个等边三角形反向叠成的六角星,就是大卫之盾。”
“6是和谐数字吧,是保卫、保障、庇佑——有没有4 4 4看出来?”
“6是物质世界的宇宙数字,因此埃及人选择这个数字来代表时间和空间。”
“这是什么意思?”影小白完全没有了溜跑的想法。
李严不知什么时候从外面进来,用下巴颏抵着高高一叠作业本,与影小白再一次撞个正着,本子落了一地。
“完蛋了!小白失踪了!”何瑞喜这只雕发出的鸟语,飘浮在雨雾中,充盈着整个宇宙。
影小白在风雨里狂奔如电掣。

雨柱
打在花伞上
似踮脚跳舞的珠子
串串滴落
听到风铃 如
欢歌
水花
溅在脚边边
如玉碎拼好的棱镜
面面掠过
看见旋舞 若
水莲

戚小白栖伏在影小白肩头,絮叨着念念有词,成了个诗人。如果不这样絮叨写诗,她就会沉浸在担心悸怕里。
镜子里的影小白肃然地看着自己,清秀的脸但是面色铁青。
天大的怨恨也终究是要过去的,再不开心的事情也要靠自己想办法ヽ(…*).━━━..逃离。戚小白也不懂何瑞喜的鸟的思维逻辑,但是到这时候懂得猫和雕嬉闹嘛,就像那首绕口令。
树上有只雕
地上有只猫
地上的猫想叼走树上的雕
树上的雕啄猫身上的毛
雕吓走了猫
猫赶飞了雕
戚小白没有答案,影小白就更不会有答案,她比戚小白的想象力还要差。据说,想象力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呈倒退趋势的,即使属相是魔界的猫类也是如此。
“两个人都在一起工作,不就认识了。何瑞喜那么(@ο@)喜欢说话,要是爸爸不理他,她就会从昨天说到今天,从今天说到明天,一直说一直说,直到爸爸理她为止。”
这是什么人,这么奶声奶气地插话进来,把影小白吓了一跳哎。
戚小白认出来,这是顽小白。
相片上的何瑞喜竟然穿着警服。
哎,真的,一点不错,那是何瑞喜。
“咦,何瑞喜穿上警服的样子真像个警察。”
影小白的眼睛坠落了。她附着在莽小白的身上,两个息息相通的人的呼吸越来越一致。彼此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心思。
在莽小白的脸上划过一串流星,那是真实的泪珠,是影小白交换的一刻最后流下的眼泪。
现在莽小白替代了影小白。

这是篇少见的,笔调特别的青春成长故事,估计会连载好几期。
读过文本之后,跟美术总监老师申请更改了截点,事后他们也觉得效果比预计的更理想。
具有文本研读能力的美术作者能把握到文字和图像之间的“翻译”理想关系,但也需要编辑团队有容纳的雅量和给予创作者支持专业发挥的信任和空间。
有机会共同推陈出新,是大家共同的理想和目标。
特此记之,以共勉。

原作者胡老师联系我,表示了对插图的认可和喜爱,祝胡老师的同名电影上映顺利,也感谢《读友》的赵总监和编辑团队们的工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