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ny Hancock《害虫》Pests

灭虫专家鲍勃·拉帕逐渐不再接单,就为了用放大镜在地板上搜索跳蚤存在的证据。这些虫子跳到他身上,咬他,让他痒到抓狂。他用指甲在皮肤上抓来抓去。他知道那些寄生虫正在侵蚀他的身体,他要找到它们。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整个人疲惫不堪。瘙痒影响到他的睡眠。他不断地抓挠自己的皮肤,搞得上面都是伤痕。
  他突然有了一个恐怖的想法。
  他从凯伦·梅休那儿感染了妄想型寄生虫病。这感觉就像真的被寄生虫咬了一样糟糕。
  不,应该是更糟糕!
  这不可能,你是不可能染上心身性疾病的。更何况,她也从来没得那种病。
她买了一罐痒痒粉,通过篱笆的一个洞潜入罗伯特家的花园(她记得罗伯特的住址),他洗好的衣服就挂在晾衣竿上。她将痒痒粉随意地撒在他的睡衣、床单、松垮的内裤以及发暗的白衬衫上。
  随后,她安心地回到自己没有跳蚤的家,庆祝那些子虚乌有的跳蚤在这个害人精心中催生出真实的痛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