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沙

最近屡屡接触到巴别塔的象征意义,忽然想起中国上古和古希腊一样有过人神共居的传说,进而又有类似“天梯断绝”的典故。而后才有了巫这个职业:“民之精爽不携贰者,而又能齐肃衷正,其智能上下比义,其圣能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月彻之,如是则明神降之,在男曰觋,在女曰巫。”而后在集权的斗争中,他们都消失了。一直到中世纪乃至现代的宗教战争,也从来没有终止过。
而一直也有坚持要看清世界本相,不惜身命的人。他们以贯彻意志的点滴成就,很快就淹没在人类蒙昧历史的黄沙之中,有些成为传说,有些没能留下只字片语。

“能活着回来就算是赢了。”
“他要活着。要活着——可世间万物谁个不为了活着!蜘蛛结网,蚯蚓松土,为了活着;缸里的金鱼摆尾,架上的鹦鹉学舌,为了活着;密匝匝蚂蚁搬家,乱纷纷苍蝇争血,也是为了活着;满世的蜂忙蝶乱、牛奔马走、狗跳鸡飞,谁又不是为了活着?可人呐,人生在世,也只是为了活着?人,万物之灵长,亿万斯年修炼的形骸,天地间无与伦比的精魂,也只是为了活着?读书人,悬梁刺股,凿壁囊萤,博古通今,学究天人,也只是为了活着?活着!活着……顾梁汾为吴汉槎屈膝,也只是为了活着……顾贞观,愚蠢啊!就是个苟且偷生的人!真羡慕那扑火的飞蛾——就算是死,也死得个辉煌!”

——话剧《知己》北京人艺

当同一个载体身上集合多重象征意义的时候,或许在表相上会显得越加破朔迷离,然而其本质其实是极其单纯的。复杂的只是不同人的不同经验基础上的解读方式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