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晓琴《驯河童子》Child who taming rivers

克力河像蜿蜒在崇山峻岭中的巨蟒,扭动着莹白的躯体,吐着分叉的蛇信,急遽地朝他匍匐而来。他已经闻到她的腥味。
“你可以为我做什么?”巨蟒问。
巨人碎了,水草的气息、泥沙的味道、泉水的滋味、溪流的影子,一一呈现在鱼呀的面前,有的如婴孩般脆弱,有的若少女般清新,有的像少年般彪悍。
这才是你吗?鱼呀问。
也许吧。克力河用缓慢的声音回答。
爬在屋顶、树上的努达族人看见:克力河像位羞愧的妇人,在村前嚣张地叫嚣一番后,居然掉身而去。
大家都讶异地目送她那粗壮的身体,再次滚入河道,然后继续奔涌向前。
鱼呀呢?这时,有人才想起那位送去的驯河童子。
他们纷纷跑去河滩。
他浑身湿淋淋地坐在那儿。
“你呆坐在这干什么?”他父亲生气地问。
“我在听。”他回头说。脸上的微笑,阳光般耀眼。

这是个讲“倾听的力量”的故事。
不必对抗和征服的共存,就是“接纳”。
这让我仿佛看到了另一种讲法的《无烬灯·声音》:我多么希望,这样就是这世界的全部了。然而,另一些人学倾听和接纳,学得太晚了。
好在儿童文学让孩子们能早早地拥有学习和选择的机会,或许他们能更早地拥有这样沉静的大地一样的力量。

阿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