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同志在逃秘书《当你抽到一张名叫蒋小经的SSR》

作者申明:本故事纯属虚构,与任何历史人物、事件无关。

(一)

长草期过长,没忍住手痒。冲动之下,你在普通池抽了一发十连。

BlingBling~金光一闪,九张R卡中出了一张叛徒。

你皱着眉看着这张金灿灿的SSR——由于他从来没开过UP池,没出过新时装,不是任何推荐阵容的热门人物,甚至在SSR画卷里都由于个子太矮以至于你忽略了角落里还有这样一小团未点亮的阴影——是的,你完全忘了游戏里还有这样一张SSR。
当然,你忘记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卡面画得实在太粗糙了。别说和同等级貌美如花的金卡们不是一个精度,就连SR,也大多比他漂亮。
你觉得这件事只有两种可能:1.蒋小经是游戏运营方果厂的亲儿子。2.虽然卡面不好看,但卡本身十分好用,这一切都是果厂为了教育广大玩家不要以貌取人的良苦用心。
你想了想,觉得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选择相信了后者。于是,你点开蒋小经的属性面板仔细端详——
世上怎会有这般全属性平平无奇甚至没有稀有卡专属地域加成or天赋技能的SSR。参与过几次大型活动的经验告诉你,这张卡的实用性甚至比不上一些特色鲜明的R卡。
你开始怀疑,蒋小经的唯一作用,就是在派遣活动要求必须派一张SSR时当个工具人。
此刻的你收获了一种大彻大悟:果然,长草期还是不要冲动的好。
你盯着蒋小经安慰自己:起码开了个图鉴是不是。再怎么讲也是个SSR,就算初始属性不太行,成长值也该比SR高,好好培养好好升级,还是有前途的。
蒋小经看起来瘦瘦小小可怜巴巴,虽然此时的你手头实在算不上宽裕,但再苦不能苦孩子,上学还是要挑好的上。
还好你有超好用的点亮了炒股技能的金卡陈小果——即使陈小果炒股赚来的钱算他的个人收入——但成大事者不需要在意这些细节。
陈小果在上海,你便随手把蒋小经绑定给了陈小果,要他带着新人升级。
蒋小经如你所愿地被安排进了上海有名的学校读书。
此时你愉快地发现,陈小果不仅赚钱好用,带孩子也超棒的。这才是SSR该有的实力。假以时日,想必蒋小经也能开发出他该有的潜力。
一念至此,你觉得还是要对蒋小经好一些。虽然自己也很穷,但蒋小经看着实在弱小可怜又无助,每个月还是分一银元零用钱给他吧。
耳边突然响起了街头巷尾都在讲的什么,买一咬三。
你咬咬牙,把蒋小经的零用钱调成了三银元。
虽然这三个银元还是从陈小果的个人收入中支出的,但感动于自己汹涌父爱的你,自然还是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

(二)

你继续忙于事业,惨淡经营,早忘了自己还抽到过这样一张不起眼的SSR。
突然,江湖小报糊了你一脸——

[上海][突发]蒋小经遭到退学处分。

[系统]蒋小经 空闲中。

你揉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假新闻,突然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你从来不知道,这个游戏,安排在学校升级还会被退学的。
并且,学费既没有退回给你,也没有退回给陈小果。
这也算是SSR限定的特殊事件吗?
你点开蒋小经的属性面板查看——发现属性并没有什么惊人的增长——但总觉得卡面隐隐透着诡异的红光——可能是被退学的后遗症——这可真是令人难办呀。
你痛定思痛,觉得还是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一定是因为,自己只想着省钱,而没有认真去寻找一张技能包含“教育”的卡来带蒋小经。
可是仅有的一张拥有“教育”技能的卡,已经被你安排在北平开学校了。
北平,啊,好远。
但是再苦不能苦孩子。
你咬咬牙,掏了转学所需的学费路费生活费,把蒋小经绑给了北平的点亮了“教育”技能的先生吴大晖。转身继续沉迷事业。


[北平][突发]蒋小经被判处了两星期监禁。

[系统]蒋小经 禁用中。

收到江湖快报的你惊得从床上坐起来了。这世上竟有这般干啥啥不行搞事第一名的SSR。
真是一个坑爹游戏。
你骂骂咧咧地点开蒋小经的面板,想点击召回。这才发现,禁用中的蒋小经,连召回按钮都是灰色的。
并且,学费既没有退回给你,也没有退回给吴大晖。
你决定去他娘的蒋小经,三天两头搞事被关两个星期也是活该。转身继续沉迷事业。

(三)

蒋小经刑满释放,灰溜溜地自己坐船来广州找你了。

[系统]蒋小经申请加入阵营。

你哼了一声,点击

同意。

[交流]蒋小经向你说“对不起”,并送了你一片北平的枫叶。

你哼了一声,点击收下,好感度+5。

[系统]蒋小经申请留学苏联,该行程预计将支出5000元。

你觉得自己今天打开游戏的姿势不对,点击强退。

[系统]蒋小经申请留学苏联,该行程预计将支出5000元。

[系统]蒋小经申请留学苏联,该行程预计将支出5000元。

[系统]蒋小经申请留学苏联,该行程预计将支出5000元,但蒋小经说“3000也可以。”

你发现无论自己强退多少次,再进游戏都还是会弹出这条提示。
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给你的选项,不是“同意”和“不同意”,而是

同意

拒绝并销毁蒋小经

这世上怎会有这般以死相逼要你掏巨款送他去留学的SSR。
你想到上海,想到北平,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点击拒绝并销毁蒋小经——

结局1  寒夜血痕

蒋小经离家出走,改名换姓,很快投身于了更为激烈的爱国运动。他牺牲得悄无声息,除了你,没有人知道,北平统计的48名惨死街头的群众中,有一张被销毁的SSR。

你想到上海,想到北平,一时觉得反正留在国内他也不会好好学习与其在国内搞事不如在国外搞事反正花的钱能从陈小果那里预支,点击

同意

蒋小经坐上了开往苏联的货轮。
世界清静了!虽然花了一笔巨款,但省却了江湖小报时不时送惊吓的烦恼,也算是花在了刀刃上。
你转身继续沉迷事业。
蒋小经留学三个月,你想着,会不会苏联才是最适合蒋小经发展的地方?即使这是一张至今没有点亮地域加成的SSR。
你好奇地点开了蒋小经的面板,发现蒋小经的各项属性长势喜人,成长值终于体现出了SSR卡的独有优势,你感到十分欣慰。
蒋小经留学半年,你猜想他或许会在苏联获得了一些成就。
你好奇地点开了蒋小经的面板,发现他正在三千人的大会上演讲。成就栏写着,他已经是校报《红墙》的编辑了。
看来语言天赋还可以,至少比你自己强许多。除了派遣时能当工具人,未来与苏联外交时也能做个不错的使臣嘛。
想到这里,你再次觉得3000元花得超值。你转身转身再转身,继续沉迷事业。


蒋小经留学一年,你基本已经把他忘了。
蒋小经留学两年,你觉得眼前的事业正进展到关键时期,迫切需要进行一次大动作。

你点击了

与红营交恶。

[苏联]蒋小经被苏方扣押。

[系统]蒋小经 禁用中

聪明的你,不是没想过大动作之前先召回蒋小经。但派去留学的卡主动申请退学,很容易让苏联与你阵营的关系产生波动。万一走漏了消息,还会影响到你后续的大动作。
虽然损失了一张SSR,但成大事者不需要在意这些细节。

(四)

你被久违的江湖小报糊了一脸。

“[苏联]蒋小经:过去你是我的金主爸爸,我的革命朋友,现在你是我的敌人!”

“[苏联]蒋小经:如果将来有机会碰到你,我要给你和你的党羽严酷的惩罚!”

“[苏联]蒋小经: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你即将命归九泉之下,届时有何面目去见孙先生!”

你被这一张张江湖小报烦得脑仁疼,摸了摸自己肝得已经不剩几根头发的秃头,觉得什么皓首,什么苍髯,并骂不到你身上去。

“[苏联]蒋小经:所有的统治阶级必定灭亡,被压迫者必定得到胜利!”

你骂了一声娘希匹,就着这份江湖小报点击了回信。

“养卡不慎,自坏家风,可痛可悲也。蒋小纬决不如此也。”

[系统]发送失败 已自动存入日记

你摔了手机,大骂果厂产的这什么坑爹游戏。这张卡除了成天拿小报气你,还有别的用吗。


时光匆匆,转眼,在游戏中,距离你把蒋小经送出去已经过了十二年。
一次交涉上,曾经在你的学校当过政冶部主任的隔壁阵营貌美如花的SSR,向你提起了蒋小经。
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你这张已经送走了的超气人SSR这么感兴趣,但你还是表示,啊,我是有抽到过。
隔壁阵营的SSR立刻表示:没问题,我这就帮你把他要回来,包在我身上了,老校长不用客气。
你略带疑惑地挠了挠自己的光头,因为你好像也没有特别想要蒋小经回来,但隔壁不仅美貌还效率超高的SSR,已经在帮你运作了。
你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单纯,出于谨慎,你向隔壁阵营表示,你不希望蒋小经回来——

结局2 异国凄然

蒋小经在苏联失去了他最后的价值,苏联领袖斯巨林也不想继续容忍他这个第四类布尔什维克成员。因为蒋小经的卡面是金光闪闪的,即使他的属性平平无奇,还是很令人怀疑那金灿灿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能量。斯巨林不想给自己平添一个隐患,以蒋小经曾经站过托派为理由,在一个平平无奇的日子,把他塞上了一辆平平无奇的卡车,和许多人一起,拉到荒郊野岭枪决了。
当天被处决的名单很长很长,密密麻麻的人名中,夹着一个平平无奇的尼古拉·维拉迪米洛维奇·叶利札罗夫。
尼古拉是蒋小经给自己取的新名字。可是除了你和斯巨林,再没多少人知道,这份长长的处决名单中有一张平平无奇的SSR了。

你觉得直接说自己不想要,好像也有点尴尬,再怎么说,也是自己亲手抽到的卡——

蒋小经归国进行中。

呆在苏联这么久,作为一张SSR,属性应该成长得很可观了。
你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蒋小经的面板了。刚开始时还能看到一些,再后来,你无法主动获取到任何蒋小经相关的情报了。你与蒋小经的唯一联系,仿佛只剩下了江湖小报,以及一些发送失败的日记。

(五)

蒋小经回来了。你没有第一时间见他,而是把他暂时放在了杭州。

[系统]蒋小经(红)申请加入阵营。

你哼了一声,点击再考虑一下。

[系统]蒋小经(红)申请加入阵营。

你哼了一声,点击再考虑一下。

[系统]蒋小经(红)申请加入阵营。

你骂骂咧咧对着手机屏幕怒吼:已有的阵营还没退向我申请个什么鬼!我的同意选项是灰的好吗!
蒋小经仿佛隔空听见了你的怒吼。

[系统]蒋小经申请加入阵营。

你哼了一声,点击

同意

蒋小经的属性面板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只是普普通通的样子。你一时也不知道蒋小经在苏联这些年都在搞什么花活,因为按照他留学时的成长值,此时应该已经能悄悄地拔尖惊艳所有人才对。
想来是成天写那些骂你的江湖小报太耽误功课了。
你这样想着,又在蒋小经的课程安排界面上多添了几本书。
蒋小经很乖地读书,看起来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爱搞事了。
但你对他仍不敢尽信,毕竟,蒋小经骂你的小报可是发在世界公屏的。
眼下战事正紧,放蒋小经去大后方搞建设吧!

[系统]蒋小经请求出战。

出战,出什么战,刚建设几天啊瞎领什么兵。
况且,就蒋小经这个面板,系统提示出战的碎卡概率是75%。
你觉得既然想出战那就成全你,点击了

同意

结局 3 取义成仁

蒋小经战死沙场。他的军事天赋并不算出彩,虽然有着较为扎实的军事理论功底,但他所学到的知识大多局限于三十年代之前。对于眼前的艰苦战斗而言,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他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即使曾被发配到西伯利亚充军,做的也只是些简单的体力活,对于实战指挥的作用无限接近于零。
蒋小经虽然缺乏作战经验,但他在国恨家仇的笼罩下勇敢地身先士卒。他所率领的青年军士气大增,最终突破重围,取得了一次关键的战略性进攻胜利。而蒋小经,却在战斗中被流弹击中了右胁。

你对蒋小经战死的消息并不意外。
然而,令你没想到的是,蒋小经战死后,你手下几乎全部的卡牌都换上了满破才会有的新立绘。连你以为不会有满破立绘的R卡和N卡,都爆衣的爆衣,散发的散发,卡面全部焕然一新。系统显示,你手下的卡牌全属性提升50%。这个逆天得仿佛开了挂的BUFF,名叫

太子殉国

找到蒋小经时,他双手紧握着一把43式冲锋枪。这是回国前,苏方领袖斯巨林送给他的礼物。斯巨林说,知道你在这边十二年没有摸过枪,想来回去后也不会有什么机会上战场的。给你这把,回国的路上摸个够吧。
你以最高规格的礼仪安葬了蒋小经,并追封蒋小经为上将。你拥有的全部SSR都出席了这场追悼会,整个追悼会现场被金色的光芒环绕着,蒋小经在金光之下盖上了蓝色的旗帜。

你没想到的是

与此同时,隔壁阵营在延安也为蒋小经举行了一场隆重追悼,会场甚至有着比你更为璀璨明亮的金色光芒。隔壁阵营的所有人,无论是否在会场,都对着天南地北的红旗深深鞠下了一躬。

你点击了

拒绝

“[图鉴]收录 石碑·以血洗血 ”。

你点开图鉴看了一眼,关上后继续把蒋小经放在赣南发展。转身,被迫沉迷战斗。战斗间隙,你不放心蒋小经,毕竟,建设赣南是蒋小经时隔十二年重回己方阵营后做的第一件大事。
赣南按月反馈的各项报表看不出任何问题,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是大好。虽然你完全相信蒋小经交给你的报表是真实可靠的,但你还是决定,要点进城里仔细看一眼。
点开后,你觉得太阳穴砰砰直跳,因为整座城,就连地里长出的苗,都是红色的。
你连忙找了个理由把蒋小经撤离了赣南。
撤离时你突然发现,蒋小经的卡面居然换了个立绘。要知道,换立绘可是满破之后才会有的待遇,而你没有给蒋小经喂过多少资源。
对于大部分卡来说,换立绘就相当于整容,爆衣的爆衣,散发的散发,就算背后生出翅膀成为六翼大天使都不是什么新鲜事。而蒋小经换的这个立绘——
你仔细端详着,眉毛快拧成个疙瘩了。

蒋小经的立绘,在保持着原卡面粗糙画风的基础上,胖了一圈。


持续八年的战争终于胜利了。你舒了口气,准备开始处理战后的诸多事宜。
此时正需要与苏联进行一场战后交涉,虽然这场交涉的结局你已经知道个七七八八,虽然你知道这种事情谁去谁挨骂,但你还是决定派蒋小经去当使者。
毕竟,这种真能用得上蒋小经的机会,也不是很多。
蒋小经看起来不是很开心,因为系统显示,他对斯巨林十分的抗拒,好感度已经掉到负三百多了。
但你已经不在乎了那么多细节了,当然也不会在乎这一个。

你任命蒋小经为特派随员。

“[系统]蒋小经签订了《友好同盟条约》”。

“[交流]蒋小经:他答应了是会根据三珉主义的原则来投票的。”

“[交流]蒋小经:旅順港的那条线他收回去了。”

你觉得这些其实都已经影响不了大局了,你的心情也非常不好,但看到蒋小经还是有在这场改变不了许多的交涉中尽可能争取一些,你感到有些欣慰。你翻翻自己的包裹,准备找些东西来送给蒋小经,安慰一下他顺便刷刷好感。

“[交流]蒋小经: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系统]蒋小经 好感度-20

你关闭了包裹,又双叒骂了一句坑爹游戏。

(六)

有时你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一步开始走得不对劲的。你感觉自己最近肝游戏肝得眼睛有点花,总觉得整个屏幕都在隐隐透着诡异的红光,就很像蒋小经第一次被退学后卡面显示的样子。
倾注了许多心血的游戏,眼瞅着形势越来越不乐观,你开始着手为自己准备后路。南方还有一小片暂时没沾上红色的小岛,虽然面积有些感人,虽然与你脚下的大陆相隔遥远的海峡,但到了万不得已之时,也不失为一个有效的退路。
资源不能太过于分散,分散意味着白给。你手下的经济体系已经处于土崩瓦解的边缘,再不想办法收走一些硬通货,怕是连撤到南方小岛的初始资源都凑不够了。
你随便找了几张在经济方面没什么特殊天赋的卡,开着加速符连夜赶制了一份新的经济计划,并欲将之推行到全国的经济中心上海。即使这份经济计划看起来十分不牢靠,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它真的可以良性运转。

系统提示,如需将这份计划推行到上海,必须派遣一名SSR。

你想起了蒋小经。

“[交流]蒋小经:只要对国家有利,我个人愿冒一切危险,什么都可以牺牲。”

你心说这事倒也不必搞得这么悲壮。虽然你是个SSR,但我也不指望着你能力挽狂澜,差不多就得了。
只是,看着蒋小经实在是很认真,你也不好意思打消他的积极性。

“[系统]蒋小经申请携带随从卡:xx、xx、xx……”

你随便看了一下蒋小经申请携带的随从:一个紫色的名字,一排绿色的名字,一堆白色的名字。
挺好,才带一张SR,还挺知道省着用的。
你看了一下蒋小经申请携带的SR,技能与蒋小经有连携,想来应该是系统推荐的最优方案。你点击了

同意

蒋小经抵达上海。

“[资源]白银 +96万两”

“[资源]港币 +1100万元”

“[系统]蒋小经 拘捕了 杜小屏”。

“[资源]美钞 +3452万元”

“[资源]黄金 +114万两”

……

你没想到,蒋小经推行新方案的效果比你预计得要好很多。看着主页面不断增长的资源,你感到一阵欣慰。虽然提示消息中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想来也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

“[系统]蒋小经 举行 十万青年大检阅”。

你感到有些奇怪,因为这好像不是你发给蒋小经的方案里应有的安排。

“[图鉴]蒋小经获得成就 蒋青天”。

噢,可能是触发了什么刷成就的特殊事件吧。不重要。

“[系统]蒋小经 拘捕了 孔小侃”。

你再一次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飞速地点开了自己的家族关系网,确定了,孔小侃背后的家族,捆绑了你玩到现在为止几乎全部的资产。
你一时竟不知是应该骂蒋小经还是骂自己:怎么就忘了,这张SSR搞事第一名。

“[上海]宋小美请你速速赶回上海”。

你正在北平忙得焦头烂额,收到这条消息后,心情更是烦躁到了极点。
本想等眼前这场仗暂告段落再回去处理蒋小经的事,没想到上海方面已经紧急到要向你求援了。
你骂骂咧咧地点击同意,坐上了回上海的飞机。

“[系统]蒋小经申请强开扬子公司仓库”。

你看着

拒绝

拒绝并禁用蒋小经

拒绝并销毁蒋小经

三个选项,陷入沉思。
这个果厂出品的号称自由度超高的经营游戏,怎么此时就容不下一个“同意”选项呢。

(七)

你选择了“拒绝并销毁蒋小经”——

结局4 独清独醒

你对蒋小经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了,你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游戏越玩越不顺,都是从抽到这张鸡肋SSR开始的。你一再地包容他惹下的各种事,他却总能给你搞出一些大新闻。点下销毁选项的你,理直气壮,并未觉得有半点不妥。
蒋小经没有像你想的那样悄无声息地销毁,他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纵身跳下黄浦江。
蒋小经投江后不久,忽有白虹贯日,紧接着,整个上海滩被黑云吞没,暴雨如银河倒泻,狂风处扬砂走石,天地昼晦间,你似听到了一声长鸣。
待到风停雨止,上海人民自发地走到了江边。蒋小经曾说,宁可一家哭,不要一路哭,而此时,百姓的哭声却似沿着长江传遍了全国。
扬子公司在巨压之下开仓入市,各地囤货居奇的富商巨贾也都再站不稳脚,纷纷将囤下的物资投入市场。濒临瓦解的经济体系被不断入市的物资勉强维系,虽然你的阵营最终民心尽失,没什么还手之力地被隔壁阵营汹涌吞没,但普通百姓在这场权力交替中的损失却还算相对可控。

卸载游戏前,你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图鉴收录,发现蒋小经的卡面居然再次更新了立绘,那是

一条长啸着向青天而去的白龙

一直灰暗的地域加成也在此时点亮,蒋小经的专属地域加成名为

黄浦江灵


你选择了“拒绝并禁用蒋小经”——

结局5 时代年轮

蒋小经的卡面从金色变成了灰色,他被你主动禁用了,从此将不会出现在你的出征界面、任务界面、派遣界面。

“[系统]蒋小经下野了”

“[系统]蒋小经加入了红营”

很快,蒋小经脱离了你的阵营,并火速加入了隔壁阵营。
此时,你突然想起了积极帮你把蒋小经送回国内的隔壁阵营SSR,觉得他那时的微笑格外的意味深长。这一定是一个早就被隔壁阵营安排好的巨大圈套。你仔细检查了自己的包裹,虽然地图、密码本、作战计划等一系列文件不曾减少,但你还是怀疑蒋小经一定有偷偷复制什么机密情报作为加入红营的投名状。
你的阵营最终民心尽失,经过一番激烈挣扎后,你带着蒋小经当初为你搜刮来的黄金白银和外币,战略性撤退到了南方的小岛,准备重整旗鼓积蓄力量,以待时机收复大陆。
只是,小岛比你想得更小,大陆比你想得更大,每当你点开一次世界地图,都怀疑直到果厂倒闭你都肝不到收复大陆。
听闻红营科技最新研发出了原子弹,你更加觉得收复无望了。没关系,肝不到也没事,好好经营这个南方小岛,当个休闲玩家未尝不可。地方大烦心事还多呢,只经营一个小岛的话,甚至还有空开发一下你以前从未关注过的休闲功能,比如养宠物。
你撸着高价收来的德国小狼狗,开始享受这个经营类游戏的休闲功能。远方隐隐有关于蒋小经的消息传来,这些消息真真假假,你也无暇去分辨,变了节的卡泼出去的水,全当看个江湖小报。
有人说,蒋小经政绩斐然,被任命为了江西省长,继续在地里种着他的红色小苗。
还有人说,蒋小经在对岸一场轰轰烈烈的造神运动中,因血统论被划分为了阶级敌人。他被拉到三千人的大会上批斗,大会上的人逼他交代罪行,不交代就打,打昏了就由旁边待命的医生抢救,救醒了继续打。大会开了整整三天三夜,终于,医生宣布蒋小经救不过来了。大会哗地一声散场,演讲台上只剩蒋小经一人,睁着眼睛躺在血泊中。
你分不清这两种说法孰真孰假,都是真的也未尝不可。你做了一段时间的休闲玩家后,觉得这游戏到底还是经营比较有意思。现在这个玩法,你寂寞得甚至想给自己的狗封个中校军衔。

你最后摸了一下爱犬后,卸载了游戏。


你选择了“拒绝”——

“[系统]蒋小经 好感度-100”

你正想开骂。

“[系统]蒋小经 好感度+100”

你舒了一口气,看来是游戏bug。
你草草布置了一些任务后,开始清点蒋小经为你搜刮来的黄金白银与外币。

“[系统]贾小斌下野了”

“[系统]贾小斌加入了红营”

你摸着脑袋开始认真想,这个贾小斌是什么时候抽到的来着?自己又什么时候狠狠得罪了他以至于他会主动下野呢?也没拖欠工资啊,也没忘记任务奖赏啊,也没安排他去做非常不合适的任务啊。自己是有几张稀有卡忠诚度比较危险,需要时不时刷刷好感来维持,但,不记得有贾小斌啊?
可是贾小斌这个名字,又确实有点眼熟。
你思索了好一阵,一拍脑门终于想起:噢,这是派蒋小经去上海时,蒋小经要求携带的那张和他有连携技的SR。
哎,连携技是什么来着?
你决定继续忽略这些细节。爱是什么是什么,蒋小经都不怎么好用,一个蒋小经的连携SR,走就走了吧。
你的阵营最终民心尽失,经过一番激烈挣扎后,你派遣蒋小经带着那些上海搜刮来的黄金白银和外币,连同央行国库储存的所有硬通货一起,前去南方的小岛。
你战略性地撤退到了南方小岛,准备重整旗鼓积蓄力量,以待时机收复大陆。
只是,小岛比你想得更小,大陆比你想得更大,每当你点开一次世界地图,都怀疑直到果厂倒闭你都肝不到收复大陆。
听闻红营科技最新研发出了原子弹,你更加觉得收复无望了。没关系,肝不到也没事,好好经营这个南方小岛,当个休闲玩家未尝不可。地方大烦心事还多呢,只经营一个小岛的话,甚至还有空开发一下你以前从未关注过的休闲功能,比如养宠物,比如逗逗蒋小经。
是的,落地南方小岛之后,你突然发现蒋小经点亮了他的天赋技能

宝岛腾飞

原来,不是蒋小经不好用,只是你没把他放到正确的位置而已。虽然现在醒悟,好像有点晚,因为你的领土只剩下这个小岛了。
不仅如此,蒋小经还解锁了一连串的互动效果。虽然立绘比较粗糙,但胜在交互效果多。你忍不住,把蒋小经设成了看板人物,在屏幕上对着蒋小经戳来戳去。
你做了一段时间的休闲玩家后,觉得这游戏到底还是经营比较有意思。现在这个玩法,你寂寞得甚至想给自己的狗封个中校军衔。

你最后戳了一下蒋小经后,退出了游戏。


新游戏琳琅满目,你沉迷去抽各种美貌又好用的金色SSR,早把果厂产的这个坑爹游戏忘在了脑后。
某日,手机提示:储存空间不足,请及时清理。
你开始清理内存,在建议清理的不常用软件中,又看到了这款游戏。
玩的时间也蛮久的,到底不舍得一键卸载。这么久没上了,不知道有没有出什么新活动?新玩法?新的貌美如花SSR?
你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在你储存空间本就不多的手机上,为果厂坑爹手游腾出了更新空间。
你再次进入了游戏。


你发现游戏画风变化太大,大得你都快不认识了。主界面中,各项数值都非常乐观,经济一路向好,人民生活看起来十分富足。
虽然,你点开世界地图发现自己还是只有一个小岛。
主界面的看板换成了一个你并不熟悉的人。你皱着眉,越看他越别扭,开始怀念起虽然立绘粗糙但胜在笑容淳朴的蒋小经。
你点开了卡牌界面,想把蒋小经设为看板,好好地戳上几下。然而,你在屏幕上划上划下,都没找到蒋小经。
你将卡牌设置为

只显示SSR

发现自己居然一张卡都没有。
你骂骂咧咧地想点开历史记录看看是谁偷走了你的SSR,却由于界面大改版,误点成了

形势与政策

点了这个按钮之后,你的手机仿佛死机一般,好长时间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你正准备强制关机时,页面终于加载出来了。
你看了一眼,眉头瞬间皱成了地铁老头。这个小岛,当前的形势与政策也太复杂了。
许久不曾上游戏的你,根本懒得去研究这一团乱麻。你退出了形势与政策,找到了历史记录。发现在自己离线的这段时间,历史记录长得简直翻不到头。
你大致翻了一下,勉强懂了,你离线后,看板人物蒋小经自动接任你来管理小岛,“宝岛腾飞”的天赋技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你甚至觉得托管给蒋小经的效果比你手动操作还要好。
蒋小经勤勤恳恳地工作,直到去年冬天,蒋小经在工作中去世了。
现在你只能去图鉴里看蒋小经啦。
你点开了图鉴,蒋小经的立绘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笑得非常淳朴。成就栏多了许多新成就,想来是在你离线时把小岛经营得不错。
语录界面有更新。你点开来看,是蒋小经去世前留下的遗言:

“我一辈子为他们如此付出,等到我油尽灯枯时,还要给我这种羞辱,真是于心何忍?”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已经不想去知道了。你只是卸载前最后来看一眼这个游戏,看过了,也就看过了。
卸载时,你看着系统弹出的提示,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这个名叫《经国大业》的游戏,有没有可能,经不是经营的经,而是蒋小经的经?
怎么可能呢,只是那样一张不起眼的SSR。
你这样想着,点击了卸载。

The End.

作者:尼古拉同志的在逃秘书 转载自:阜十一:https://fushiyi230.lofter.com/post/30eb4f00_1c9fc9258

关于“尼古拉同志在逃秘书《当你抽到一张名叫蒋小经的SSR》”我的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